Como vai, Forasteiro!?

Parece que você é novo por este pedaço. Se você quer se envolver, clique em algum destes botões!

這傢伙無聲無息的布下了一張網,把這一群人都給圍在了正中央,而它,就是這張網唯一的出口處,它瞪著一雙不太友好的雙眼,盯著眼前的這一群仇人。

<

div>「不應該是兩隻嗎?」看到這傢伙這麼大的一個頭,愛麗絲也震驚了,真的,這傢伙的身板,簡直超出了她對自然界的認知,她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蜘蛛。

  「我錯了,這傢伙是雌雄一體的。」葉皓軒看著它道:「也就是說,它可攻可受……」

  不過對於這傢伙,葉皓軒真的沒有感覺到有多大的衝突,因為以前他見過的狠玩意多了去了,單是蜘蛛,他就見過由村正左輔改造出來的洛新婦,視覺效果上,比這傢伙厲害多了。

  突然,它發出一聲嘶叫,四隻前腳向上了仰,猛的向眾人吐出一團白絲,它的絲不是一般的蜘蛛絲,估計比起蜘蛛俠的蜘蛛絲更加有韌性。

  葉皓軒一步上前,他右手一伸,太常暴起丈餘光華,猛的向前斬去。

  叮叮,一陣如同金鐵交鳴的聲音響過,大蜘蛛吐出來的蜘蛛絲掉落了一地,這些蜘蛛絲不知道是怎麼形成的,非常結實,跟鋼絲差不多,同時它還有十分好的韌性與強度。

  似乎是沒有想到這群人類這麼不好對付,蜘蛛向後暴退,它臨走的時候不忘記把那張暗中布下的網的出口給合併了起來。

  眼睜睜的看著這傢伙迅速的在夜色中消失,葉皓軒搖搖頭道:「這傢伙很識時務,打不過就跑,不過我覺得它不會善罷甘體,它多半會躲在某個地方,等著我們鬆懈的時候給我們來致命一擊。」

  「很奇怪的思維,我總覺得,這裡的生物有自己的思維一樣,它們甚至有不低於人類的智商。」李言心一邊把自己身邊的蜘蛛絲給弄斷一邊道。

  「是的,我不知道五十一區當年進行的到底是什麼計劃。」葉皓軒道:「那些X射線,能讓這些傢伙們變異的同時變得更聰明,這確實值得我們反思啊。」

  「求求你們,快點離開這裡吧,我真的很怕那個大傢伙。」里根剛才看到那大傢伙,他的腿都有些發軟了,他現在只想快點離開這裡。

  「小心行事,繼續前行。」葉皓軒一揮手,突破了蜘蛛網的眾人又向前走去。

  「我們又少了幾個人嗎?」史密斯靠在樹上,他瞪著自己的隊伍,他突然發現,跟著自己的那些特種作戰人員越來越少了。

  現在他身邊僅剩下幾個為數不多的腦域開發者,以及一些身體明顯越來越弱的士兵,因為林子里瘴氣和射線的原因,他清楚這些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的士兵,根本不可能活著從這林子里走出去。

  「剛才清點了一下人數,兩名叛逃,三名遇不明生物襲擊,史密斯,我們,恐怕真的撐不下去了。」菲利克斯嘆了一口氣道。

  「呵呵,哪怕是一口氣,我們也要撐下去。」史密斯笑了,他喃喃的說:「我們一定會東山在起的,我一定會創造另外一個全新的五十一區的,一定會。」

  其實他心裡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現在所處的地步十分的尷尬,他不清楚支撐自己前行的信念到底是什麼,但是他知道,想要東山在起,恐怕真的難了。

  五十一區撤退計劃受阻,他不得不放棄裡面大批的設備,大批的科研人員以及他冷凍已久的狼人軍團戰士。

  科研,其實就是燒錢的項目,就算是他在外面培養了很多賺錢的勢力,但是真正用到一些高級別的項目上,還是真的有些不夠看的。

  這一次,他等於說是把所有的家業都給賠進去了,而且這一路來,走的並不是很太平,現在,他所有的家業就只有這幾個人了。

  但是現在他正在面臨著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那就是他不確定他是不是真的能從這個叢林裡面走出去,這才是最要的。

  所以即使是他現在不願意在有任何傷亡,他也不得不把他身邊的人一個又一個的派出去,因為沒有這些人做炮灰的話,他一定會撐不下去的。

  而為了讓這些人心甘情願的做他的炮灰,所以他不得不想盡辦法,給他們做出任何承諾,因為不做出承諾的話,這些人根本不會為了他賣命。

  又送了幾個人回去斷後,史密斯有些無力的靠在了一顆樹上,他不知道自己還有多少人能派得出去。

  這一路上走來,斷後的人,幾乎全部死了,而且現在軍心不穩,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有打退堂鼓的意思,如果不是因為這條路比較難走,恐怕現在好多人都已經退出去了吧。

  「史密斯,我覺得我們現在這樣也不是辦法。」菲利克斯走到了史密斯的跟前道:「這樣的話,我們根本走不到這裡,人都會死絕的。」

  「菲利克斯,那你告訴我,我該怎麼辦?」史密斯有些激動的站了起來,他喝道:「我也不想讓他們去送死,可是如果他們不去送死,我們就會死,我們就會很快被葉皓軒給抓到。」

  「我不甘心啊,我在那裡,還有一個完整的軍事基地,一個完全模仿五十一區建造起來的基地,所以我不甘心去死,但是我現在真的沒有一點辦法了。」

  「畢竟,只有活著,我們才有希望,現在我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到那裡了,所以無論如何,我都要撐下去,不然的話我的心血都白費了。」

  看著有些嘶竭底里的史密斯,菲利克斯也有些沉默,他嘆了一口氣道:「我知道史密斯,我和你一樣,我也不想死。」

  「不不,我不會讓你去送死的,我明白你的意思菲利克斯,關於這一點,你可以完全放心。」史密斯搖搖頭道:「你是我手底下最後的王牌,有你在,我可以完成很多東西,少走很多彎路……」  第三百八十二章

  什麼叫狂妄,這就是狂妄,這就叫霸道。

  瞿痕低著頭整理了一下軍隊,軍隊跟著瞿痕緩緩離去,等到大晉軍隊離去,李劍狂從空中落下,一道巨大的劍芒將方盡從碎裂的大陣中帶了出來。

  方盡靈魂力和靈力都消耗有點多,也就倒在劍芒之上,李劍狂帶著方盡進入到軍方一處府邸中,這裡原本住著一名世界境將領,但是在李劍狂面前,就如乖寶寶一樣,乖乖讓出了府邸,李劍狂安頓好方盡后,就前去找瞿痕召開了會議。

  「這次你們讓我很失望,不是讓你們不要打擾我嗎?」李劍狂怒火焚燒,心中卻是后怕無已,要不是自己醒過來的及時,等到瞿痕將地伏陣破去方盡必死無疑,方盡足夠天才,也足夠強,可是在王尊面前依舊是一隻螻蟻,一根手指就能將他碾碎。

  瞿痕低著頭,覺得老臉無光他完全沒想到自己纏鬥了半天的對手居然只是一名世界境的少年,這要是傳出去,自己這聲譽肯定沒有了。

  「算了,這件事小友並沒有受傷,所以我也不計較了,接下來說驊玉山脈裡面的情況。」李劍狂平息了一下自己內心的怒火,開始述說起山脈中的情況。

  「驊玉山脈意外出現了一頭王尊級別的妖獸,正在驊玉山脈佔地為王,還有十幾頭尊者境妖獸輔佐,要不是我及時發現,很有可能釀成大錯,我認為今天準備一下,明天進攻驊玉山脈,所有軍隊同時進入,我和瞿老元帥聯合絞殺那頭王尊境的妖獸,此獸不除後患無窮。」

  「狂王的話我贊同,這件事必須快速處理,越拖反而越不好。」瞿痕投了贊同一票。

  整個會議上,李劍狂提議全票通過,等到將領走完只剩下瞿痕一人的時候,李劍狂坐在椅子上揉了揉太陽穴。

  「這件事沒有那麼簡單,我懷疑有一股神秘勢力故意前往南域打開了空間通道,這個空間通道極有可能就在驊玉山脈之中,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李劍狂和瞿痕同時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方盡頭疼欲裂的從床上爬了起來,整個暈暈乎乎的,隨後欣喜若狂起來,一個人傻笑起來「自己竟然擋住了王尊的攻擊,那可是王尊,比起尊者還要強的大能。」

  「你傻笑什麼,不會因為擋住了王尊的攻擊就喜滋滋吧,我告訴你,沒有我留下的防護手段你早就成為了一具屍體。」李劍狂聲出人至。

  方盡好心情瞬間被破壞,心想你還有臉說,我那麼拚命都是為了誰,連感謝都不說,還說我沾沾自喜,人到這地步,真是沒誰了。

  看到李劍狂這幅樣子方盡就明白驊玉山脈中應該沒什麼事情了,殊不知李劍狂做出這幅樣子就是不想方盡參與進這件事情中。

  這件事情涉及的事情太多了,李劍狂與方盡交談了一會,就離開方盡房間。

  一直到了第二天,方盡起來在院子里修鍊著靈技以及槍法,槍影在空中飛舞,空氣中爆響聲不斷,直到自己感覺差不多了才收回靈力,整片天地歸於平靜。

  「怎麼這麼安靜,門口的護衛感覺減少了許多,難道危機解除了?」方盡覺得不對勁,拉過一名護衛詢問起來。

  護衛也說不知道,整個小鎮上的頂尖戰力全部被抽走,跟著軍隊前往驊玉山脈,方盡思路轉的飛快,很快就反應了過來,整個人化為流光沖向驊玉山脈。

  昨天李劍狂沒有告訴他這件事就是不想他參與到這次事件之中,但是此事都是一具衰榮,那頭妖獸肯定難以對付,方盡認為自己一手陣法還能幫的上忙,還有魂師身份,這次前往驊玉山脈的靈級魂師肯定一個都沒有。

  方盡隨著路上的痕迹一路尾隨,遇到不眨眼的妖獸就是直接出手斬殺,依舊未看見軍隊。

  「這不合常理啊,軍隊那麼多人,即使比自己前進速度快了那麼多,也不可能,哎呦我怎麼這麼蠢。」方盡突然想起在軍隊里至少有三名尊者以上的存在,他們可以運用空間通道將隊伍輸送過去,那速度比自己快了不知道多少,方盡看了一眼距離自己還很遠的主峰山群,心中憋足了一口氣。

  一聲巨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