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o vai, Forasteiro!?

Parece que você é novo por este pedaço. Se você quer se envolver, clique em algum destes botões!

半響之後,賀一鳴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一絲微笑。

<

div>果然如同楚蒿州所言,使用土系真氣進入雷震子之中,果然要好受了許多,而且他也隱隱的覺得,只要使用土系真氣牽引,就一定能夠將裡面的力量完全的釋放出來。

  當然,這僅僅是一種感覺而已,至於是否如此,那就需要實戰來考驗了。

  小心翼翼的將雷震子放入了懷中,賀一鳴滿臉笑容的道:「我們下海去吧,看看那藏寶圖中究竟有什麼好東西。」

  其實在得到了雷震子之後,賀一鳴已經是心滿意足了,就算是在海下沒有找到任何東西,他也不會感到遺憾。

  不過,既然已經來到了這裡,當然要下去看看。

  其個人相繼走下了大海。

  楚蒿州對於這裡的地勢最為熟悉,當然是一馬當先,賀一鳴和抱著寶豬的百零八緊隨其後,至於白馬雷電,這一次可是悠閑的跟在了眾人的身後,它的那一雙大眼睛閃爍著明亮的光芒,似乎都這一切都很好奇。

  水下突地傳來了一陣奇異的波動,賀一鳴訝然朝著遠方看去。

  雖然是在水下之中,但他卻依舊是可以清晰的看到,從遠方迅快的游來了許多黑黝黝的東西。

  這些傢伙們的體積極大,遠比普通人大的多,它們在水下的速度極快,一旦發現了賀一鳴等人的蹤跡,頓時飛一般的遊了過來。

  不問可知,這些東西就是這一片海域的絕對霸主,來自於不同種族的鯊群。

  這些鯊群擁有強大的實力,每一隻鯊魚的身上都蕩漾著強大的生命力量。

  賀一鳴眉頭略皺,據他所知,凡是群居的生物,都是有老有少,生命力量的強弱絕對不可能都是如此的強大而平均。

  他的心中不由地泛起了一絲疑問,難道這些鯊魚從一生下來開始直到死亡,都是擁有如此強大的生命力量么。

  轉瞬間,那些鯊魚群已經靠近。

  楚蒿州冷哼一聲,手腕一揮,他身前海水頓時迅快的凝固了,就像是一把巨大的長劍橫掃而過,將第一批衝過來的二隻鯊魚劈成了四瓣。

  此老不出手則已,一旦出手,頓時是如那雷霆霹靂般,絕不留餘地。

  (未完待續)

  韓國女主播私視頻遭曝光,可愛而不失豐_滿!!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gan123(長按三秒複製)!!  ?濃濃的血腥味瞬間從這一點擴散了開來,不過在楚蒿州的艹控之下,這些有著血液的海水都從眾人的身邊繞了過去,竟然連一點兒也沒有沾著眾人的身體。

  這就是凝聚出了水之花的力量,縱然是在這深海之中,也能夠輕易的艹控著水流。

  賀一鳴看得是頗為羨慕,他微微搖頭,卻知道自己在沒有凝聚出水之花的情況下,想要完美的做到這一點只怕很難很難。

  打頭的兩隻鯊魚死去之後,其餘的鯊魚竟然沒有再衝上來,而是用嘴咬著同伴的屍體快速退下。

  賀一鳴透過了海水看著它們的一舉一動,心中暗自稱讚,這些傢伙竟然有著如此高明的智慧,一旦知道無法力敵,就立即退卻。而且在退後之時,還不忘記將同伴的屍骸搶回去掩埋……一念及此,賀一鳴突地想了起來,這裡可是海底,又要如何掩埋屍體呢。

  眼前的海水突地變得血紅了起來,賀一鳴驚訝的朝前看去。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

  那些鯊魚將同伴的屍骸搶去,竟然不是為了掩埋,而是將之撕裂並且分食之。

  鯊魚的皮膚極厚,縱然是使用刀劍也難以輕易划傷,但是它們那白森森的牙齒卻是更加可怖,輕輕的一咬一撕,頓時將整條肉撕裂開來。

  僅僅是片刻功夫,那兩條倒霉的鯊魚就已經被撕成了碎片,進入了同伴們的肚子之中。

  賀一鳴臉龐的肌肉微微抽搐著,不知為何,在看到了這一片的血海之後,賀一鳴的情緒竟然暴躁了起來。

  在這一刻,他彷彿是回到了凝血經之中,在那一片血海漩渦之內,充斥著一種強烈的殺氣。

  他的身體豁然一動,已經是變成了一條巨大的人魚,扭動著身體,以比鯊魚更加快速,更加靈巧的動作遊了過去。

  那些鯊魚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它們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在這個地方遇到如此恐怖的殺神。

  賀一鳴的雙掌翻飛,配合著他快速靈巧的動作,輕輕的在一條條鯊魚的身上拍打了一下。

  僅僅是那樣一下,沒有任何聲音的輕輕的一下拍打。

  可就是這樣彷彿毫不用力的一掌,就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一條條鯊魚的身軀頓時變得僵直了起來,在水中漂浮了一陣,慢慢的沉了下去。只要看它們那僵硬的身軀,就知道他們已經徹底的身亡了。

  周圍的鯊魚飛快的減少著,這些生物頗為聰明,僅存的幾條迅速轉身,就想要逃走。

  然而,就在這一刻,賀一鳴屈指連彈,每一下彈出,都夾雜著一股龐大的冰之力量。那幾頭想要逃走的鯊魚立即是渾身被一層白色的冰霜給籠罩住了。

  賀一鳴繼續扭動著身軀,就這樣平平淡淡的來到了那幾頭鯊魚的身邊,凡是他經過的地方,那些鯊魚立即變得僵直起來,並且最終沉入海底。

  看到賀一鳴大開殺戒,楚蒿州唯有無奈搖頭。

  當賀一鳴返回之時,楚蒿州已經將聲音凝聚成細細的一條線,傳入了他的耳中:「賀老弟,分食自己死去的同伴身體,這是鯊魚的天姓,是流傳了無數年來的傳承。」

  賀一鳴微怔,滿腔的肅殺之意這才慢慢的消散了。

  他向著楚蒿州點了一下頭,突地道:「老哥,你怎麼知道我是因此才大開殺戒的。」

  楚蒿州嘴角一撇,道:「當年老哥第一次下海之時,也曾經見到了這番場景,同樣的按捺不住,結果大開殺戒,整整誅殺了數十頭鯊魚。」

  賀一鳴輕輕的點著頭,順口問道:「後來呢。」

  楚蒿州的臉上頓時現出了一絲尷尬之色,道:「後來鯊魚的血液引來了一群黑鯊,老哥我見勢不妙,立即逃遁,好不容易在鯊魚口中撿了一條命。」

  賀一鳴頓時是啞然失笑,不過這肯定是楚蒿州晉陞尊者以前發生的事情了。如果那時候他已經步入尊者的境界,那麼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被幾條黑鯊追得如此狼狽了。

  經過了這一下打岔,賀一鳴心中湧起來的瘋狂血之力終於消散了。

  不過此事也給他敲響了警鐘,古老魔將凝血經送給他,果然是沒安好心。自己想要完全自如的艹控凝血術,只怕也並不是那麼容易。

  眾人再度下潛,雖然下面的壓力逐漸增強,但是對於這裡的眾人而言,卻根本就沒有造成任何影響。

  尊者的實力之強大,自然不可能畏懼這點兒的水壓了,而百零八連宇宙中的那種惡劣環境都能夠生存,這點兒小麻煩自然就不成麻煩了。

   武林第一 然而,一刻鐘之後,賀一鳴等人的臉色都有些兒不太好看了。

  雖然他們盡誅了一群鯊魚,但是很顯然的,在這一片海域中,有著數之不盡的鯊魚群。

  一群又一群的不同顏色的鯊魚悄然無聲的圍了上來,在海底視線受阻的情況下,若非賀一鳴等人均非常人的話,他們很可能連鯊魚群的靠近都一無所知。

  賀一鳴等人雖然無懼,但是太多的鯊魚就等於太多的麻煩,對於前來尋寶的眾人來說,他們實在是不願意招惹麻煩。

  豁然,周圍的鯊魚群有次序的散開了,六頭巨大的,明顯比普通鯊魚還要大上一倍的巨鯊遊了過來。

  這些巨鯊渾身漆黑如墨,在這種環境中,顯得特別的神秘而可怖。

  那微微張開的六張嘴巴中,更是露出了鋒利如刃的尖齒,令人不寒而慄。

  「黑鯊?」

  賀一鳴感受著六頭鯊魚身上強大的生命氣息,頓時明白它們的實力之強,已經相當於六位普通的先天強者了。

  在這一片區域中,雖然鯊魚的種類眾多,但是能夠達到靈獸標準的,也就唯有黑鯊這一種了。

  如果是一般的先天強者,哪怕是一位一線天強者,在水下這樣的環境中,同時遇到了六隻黑鯊和一大群不知道數量的各種鯊魚圍攻,只怕也是要凶多吉少的了。

  但是,賀一鳴等人卻並非常人,他們之中武道修為最差的賀一鳴也是遠非普通尊者可比,所以在面對這些黑鯊之時,他們都是一無所懼。

  賀一鳴冷然的目光朝著那六隻黑鯊看去,他正要先發制人,卻被楚蒿州伸手攔住,他在水中傳音道:「老弟,這些黑鯊都是黑鯊王的子民,最好不開殺戒,否則它們肯定會與我們不死不休,若是真的惹出了那頭黑鯊王,多少也是一個麻煩。」

  沉吟了片刻,賀一鳴微微點頭。

  然而,他們不動手,並不表示那六頭黑鯊就想要放過他們了。

  大尾巴輕輕一擺,六頭黑鯊已經從不同的方向散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