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o vai, Forasteiro!?

Parece que você é novo por este pedaço. Se você quer se envolver, clique em algum destes botões!

「南州的八級煉丹宗師應該不少吧。你怎麼會選擇我們楊氏丹藥?還是有什麼其他的目的?」楊恆警惕地問道。

<

div>「你去問問你們的煉丹宗師就知道『天元丹』是什麼樣的丹藥了。我拿給別人的話,只會給自己惹來殺身之禍。我是相信你們楊氏丹藥才把它拿出來。」白須老者回道。

  楊恆看到對方的表情很慎重,說話的語氣也不像是在說假。

  此時冥崆和紫風等人正好從地下室上來,楊恆立即對冥崆問道:「你有沒有聽說過『天元丹』?」

  「當然聽說,比『尊靈丹』的效果好很多。可以讓至尊境界修士連續晉級兩三個境界,至聖境界修士也可以用來突破小境界。只是創造出這個丹方的大能沒有把這個丹方流傳出來,所以我也只是聽過這種丹藥。」冥崆回道。

  他一說完,其他所有修士都心驚不已。至尊境界修士可以連續晉級兩三個境界,那可以讓一般的修士省去多少時間的修鍊啊。

  楊恆也很是心動,如果能有這樣的丹藥,楊氏丹藥的實力絕對可以再變強幾倍。

  「你應該就是楊氏丹藥的八級煉丹宗師吧。我這裡半顆丹藥很可能就是『天元丹』,你看看能不能把它還原了。如果成功的話,只要分幾顆丹藥給我就可以了。」白須老者把丹藥遞到冥崆前面。

  冥崆眼睛一亮,激動地把那半顆丹藥接了過去。

  後面的事情交給冥崆等人楊恆還是很放心的。『天元丹』畢竟太逆天還得慢慢來。

  解決了天家的事後,楊恆便朝著拍賣行走去。

  一路上,楊恆都在想著張晴的事,尋思著該怎麼樣才能早點晉級九級煉丹宗師。

  他一回到拍賣行,正好看到柳源尊者朝著他走了過來,對他說道:「少爺在樓上等你,找你有事。」

  對方說的少爺自然就是宏神尊者,楊恆來拍賣行這麼久,也只見過宏神尊者一次。

  現在聽到對方找他有事,讓他覺得很是疑惑。

  他安排紫陌神人住下之後,來到了宏神尊者的房間,問道:「前輩你找我什麼事?」

  「你們楊氏丹藥最近的動作不小啊!」宏神尊者淡淡笑道:「樹大招風,你就不怕那幾個大勢力再次聯手對付你?」

  「難道我們不發展他們就不會對付我了?」楊恆笑道:「衛雲谷是肯定不會放過我的。之前的明玉宗也應該馬上就會過來要人了。我這樣做也是被逼的沒辦法啊。」

  宏神尊者點了點了,語氣一轉,說道:「你可有聽說過一些關於中州的事?有沒有興趣知道?」

  「這個倒是有點興趣!至上大世界的地圖上也沒有關於中州的介紹。前輩你怎麼會突然跟我說起這件事?」楊恆疑惑地問道。

  「那我就來跟你說說吧。你應該是從其他的大世界來到至上大世界的,也發現這裡的修鍊水平要比其他的大世界都高了不少。其實這個大世界最厲害的修士還是在中州。」宏神尊者淡淡說道。

  楊恆心裡馬上就想起了飛宇尊者,以及那些在各個大世界作亂的至尊境界修士。他自從來到至上大世界之後,心中更加確信這些修士應該就是來自至上大世界。

  只有至上大世界才有這樣底蘊,同時派出這麼多至尊境界的修士。

  不過他在這裡呆了這麼久,並沒有發現任何的蛛絲馬跡。

  現在聽了宏神尊者的話,他心中開始猜測那些修士是不是來自中州,這次浩劫的幕後黑手是不是也是中州的大能。

  宏神尊者看到楊恆沒說話,接著說道:「東南西北四個州的大勢力拿到中州去的話,只能算是二流勢力。」

  「那中州不是到處都是至尊境界修士,甚至連聖人境修士也不少?」楊恆心中驚詫。

  「還沒到這個程度,即使是上古時期,至尊境界的修士也只是一小部分。聖人境修士更是頂尖的存在。只是相對來說要多一些而已。在辛龍城的一些家族和宗門,有兩三個尊者就已經不錯了。」宏神尊者回道。

  「你們拍賣行也是中州的勢力吧?那不是凌駕於南州所有的勢力之上?」楊恆問出了心中的猜想。

  「哈哈…」宏神尊者突然大笑道:「關於這個事我們從來沒有表態,到底是不是,全靠個人去想!」

  楊恆此時已經基本確定了心中的猜想,接著問道:「前輩怎麼突然跟我講這些東西?」  此時此景,白毅身後的道路消失的了無蹤跡,一切的矛頭再次指向白毅,白毅一臉凝重之情,隨即慢慢緩和了些許,心中也是更爲釋然了。

  此刻的白毅居然斜嘴一笑,倒是有幾分淡然灑脫之情,另外三人看向白毅則是一臉的疑惑與不解之情不過他們也沒有說話,倒是想看看這白毅究竟接下來會說些什麼。

  “我算是明白了,這墓中的詭異一切都是針對我們的!這的的確確是離間計!還記得第一次我們走出這暗道之時麼?我因無盜墓的經驗,因此沒有拿那空盒,因此身後的道路消失了,更是憑空被造墓者給陷害,這墓地應該是認人的!

  因此我敢斷定,下一次我們再次進入這墓地之時,我們連盒子都拿不到!並且我身後的暗道依舊會消失!如果真是如此,那麼我就就一結論了!”白毅看向這三位修士大聲說道,聲音之中非常的有底氣。

  “不錯!我也感到事情極爲怪異,不如我們再次走一遍好了!”就在此時那馱着背的修士突然開口,神情凝重道。

  “好!那就聽大哥的!”老二與老三也連連點頭,表示同意。

  於是白毅四人再次走出了這墓地,再次進入這墓中,一個時辰之後,再次在墓中終點相聚,果不其然白毅四人走在暗道之中,雖有凸起的高地,但是高地之上並無盒子!

  因爲這四個盒子已然在第二次行走之中全部拿走了!白毅四人站在一起,依舊是一臉的凝重與駭然之情。

  “秦小兄弟,說說你的想法吧!”老大開口,再次看向白毅道。

  “我們此行之地便是這墓地的終點!但凡是我們心神不一,無法互相信任,產生懷疑之時,這墓地便會引導我們進行遐想!

  正如哦出來之時,身後的暗道消失了!但是在我反擊老二之時,老二身後的道路也消失了,但是三位前輩再次互相堅信之時,這一切的矛頭再次指向我!這墓地的暗道的變化便是如此了!”白毅緩緩而道,說出了這話,心中也是緩了一口氣!

  “不錯!這番言論頗有依據!但如今我們依舊是找不到這墓地的暗藏機關啊!這進入墓地再次走出墓地一共需要一個半的時辰!老三的神通只能堅持兩個時辰!這墓地之中所有的牆面都是光潔的,沒有一處暗藏了機關,我等也是堅信這墓地的位置絕不會錯!

  那麼只能說明兩個問題,那就是我們還是沒有找到這墓地之中的暗藏機關!或者這墓地的寶藏在我們來到之前就已然被人取走了!

  但是這墓地大門完好無損,因此這個假設也就不成立了!”那馱着背的修士再次說道,神情已然凝重到了極點。

  “天色漸晚,我們還是先出去再做打算吧!”老二開口道。

  “恩!只能如此了!”老大點了點頭,便帶領着衆人一同回到墓外。

  “你們在好好想想,這墓地不是平常的道路,但凡是一點微小的細節,有可能都是尋找暗藏機關的鑰匙!”老大再次看向衆人,語重心長道。

  白毅等人也明白自己等人的處境,如今整個墓山有無數修士涌入,全部在爭奪那歸一境九重天的身體,自己跟隨的這盜雲之修也想分一杯羹,但是這眼前的神兵利器也絕對不會放棄,此刻擔心的也是時間問題,要是自己等人在一定的時間之內得不到這件寶物,那麼自己等人找到的墓地很有可能會被別的修士發現,這是其一,最爲關鍵的是就是怕在這寶物上花費更多的時間,導致自己等人無法加入爭奪那歸一境九重天修士的身體!

  “前輩說是這麼說!我倒是有一個發現!”白毅猶豫了片刻,突然開口道。

  “秦小兄弟,你快說你發現了什麼不同之處?”老大立馬看向白毅則是一臉的疑惑之情。

  “那懸在半空的石頭下方的萬丈懸崖應該也是幻象!我走到了最後一步時,踏過懸崖一次,但是卻沒有掉下去!”白毅一臉認真道。

  “此話當真?”老大聽到這話,猛然站了起來,一臉的欣喜之情。

  “千真萬確!”白毅點了點頭!

  “若這萬丈懸崖真有玄機,那麼這寶藏就應該藏在其下!!走,我們再去這墓中一趟!老三你在施展神通,爲我等凝聚靈氣氣罩!”

  “好!”老三點了點頭,連忙答應。

  片刻之後,衆人再次來到這漂浮的石頭前,只見這老三立馬運轉功法,渾身上下紗布鬆動,立馬卷裹着老二,這老二便是那一身橫肉的修士,這修士一步踏在石頭之上,猛然聽了下來。

  白毅知曉這一步停下,意味着那幻境再次出現,但是這老二僅僅是用了十息的時間便睜開了雙眼,看向了身旁的萬丈懸崖,猛然雙眼增大,隨即便是一腳踏了上去。

  下一幕更是讓衆修士齊齊震驚,沒想到這一步踏下並沒有掉入萬丈深淵,而是結結實實的站在了半空之中!

  “居然是幻術屏障!!哈哈哈!秦小兄弟你立了大功了!!老二擊碎它!!”老大與白毅站在一旁,隨即便是仰天大笑,便再次大聲喝道。

  “轟!!”一聲巨響猛然爆發,只見這老

Sign In or Register to comment.